(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死磕完什么是科技成果,再回头看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发现条理清晰了许多,相关研究也更加丰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在专栏的第二篇文章里,本着“能百度,不知乎”的原则,只捡干货说一说。

首先推荐“三个一”:一部法规,一项政策文件,一份报告。

一部法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2015

一项政策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的通知》.2016

一份报告:《中国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篇)》2016-2021

对科技成果转化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学习海量的科技成果转化研究成果前,先把这“三个一”学习下,规范、措施和结果都有了,形成一个基本的脉络,其它很多问题的答案可以自然按图索骥。

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以上学习资料里有正解:

科技成果转化是指为提高生产力水平而对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所产生的具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所进行的后续试验、开发、应用、推广直至形成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发展新产业等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还对科技成果转化的方式进行了归纳,包括:

自行投资实施转化;

向他人转让该科技成果;

许可他人使用该科技成果;

以该科技成果作为合作条件,与他人共同实施转化;

以该科技成果作价投资,折算股份或者出资比例;

其他协商确定的方式等6种方式。

有明确的概念解释,也有指定的转化方式,理解科技成果转化并不难,所以来点实惠的,继续死磕一个问题:“怎么样就算科技成果转化了?”

有了对科技成果概念的死磕,这个问题总算有的放矢,简单讲,科技成果转化就是用上面6种方式把科技成果进行变现的过程。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这六种方式除了其他以外,其余五种方式里自行投资方式因没有整合更多的社会资源,其成效取决于成果完成单位的投资能力和转化能力;采取转让方式的,成果完成单位将科技成果转化转由受让方实施,其成效取决于受让方的转化能力;采取许可方式的,可发挥许可方和被许可方的资源与能力,充分实现该成果的价值;采取合作转化方式的,可发挥合作各方的资源优势,如果合作机制健全,则合作各方会形成强大的合力,转化成效也会比较高;采取作价投资方式的,可充分发挥各投资方的优势,资源整合的范围和水平对成果转化更有利,转化成效也会更高。

以科技工作者的能力,只要简单查阅相关法律和资料,自然可以比较各种方式的优劣势,从而对手里的科技成果采取最理性的科技成果转化方式。比如自行投资要权衡自己有没有能力和渠道;转化、许可简单,但更适合小成果;合作转化复杂,要看比例多少,最后谁说了算;作价投资更适合大项目等。那么各种科技成果转化方式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其实看一下每种方式的具体内涵就可以了解到,转让、许可和作价投资有合同为依据,而且有明晰的所有权界定,可以很容易进行统计;但是自行投资、合作转化和其他方式的情况是很难统计的。所以在“一份报告”——《中国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2021)》里,只专门针对转让、许可和作价投资的科技成果转化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

结果见图: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很容易看出,科技成果转化中如果按数量统计,转让、许可占比较大,但如果按照金额统计,作价投资无疑占比更大。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不同企业性质,不同行业的科技成果转化差异情况,如图: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但是,“一份报告”里还提到了以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转化科技成果的情况,结果我们惊讶的发现,以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转化的科技成果,才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大头”。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那么,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是一种什么样的科技成果转化方式呢?《成果法》里并没有说明,网上一份关于“五技合同”的介绍多少给出了答案。

技术合同是当事人就技术开发、转让、许可、咨询或者服务订立的确立相互之间权利和义务的合同,分为技术转让、技术许可、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五大类,称为“五技合同”。

这里面技术转让、许可不再赘述。

技术开发是指当事人之间对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或者新材料及其系统等进行研究开发。技术咨询是指当事人一方以自己的技术和劳力为另一份提供可行性论证、技术预测、专题技术调查、分析评价报告等咨询服务,委托方为受托方提供技术咨询费。技术服务是指当事人一方为另一方解决特定技术问题提供服务,如常见的计算、设计、测量、调试、检验检测等服务,委托方为受托方支付技术服务费。

所以,我们可以理解,转让、许可、作价投资针对的是已经完成的科技成果,而技术开发、咨询、服务的客体是尚不存在的、有待开发的技术成果。显然,直接用于应用的开发、咨询、服务合同金额要比科技成果出来之后在转移、转让和作价投资大得多。

这也就是很多专家所说的“科技成果出来后就石沉大海”的意思。

所以,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成果转化法》里只列举了六种科技成果转化的方式,但二十一条明确要求“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应当向其主管部门提交科技成果转化情况年度报告,说明本单位依法取得的科技成果数量、实施转化情况以及相关收入分配情况,该主管部门应当按照规定将科技成果转化情况年度报告报送财政、科学技术等相关行政部门。”。实际的报告中对许可、出让、作价投资方式的科技成果转化方式进行统计外,还统计了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的科技成果转化情况,而后者的合同额却大大超过前者。

实际中也有例外,如2021年7月施行的《广州市科技创新条例》第六章成果转化部分提出:把“开展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也纳入科技成果转化的方式之一,提出“扶持技术经纪行业发展,促进交易市场发展”等。

由上,不难理解专利文章(一)里国家统计局为什么在2019年的《全国科技成果统计年度报告》之后,不再发布相关报告。统计太困难,影响可信度。

不过,我们可以给出死磕问题“为什么说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一些判断:我国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的确存在很多待解决的问题,但“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结论并不严谨,因为并没有严格的测算标准。

(二)什么是科技成果转化?
郑翠翠, 姚芊.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现状及对策。2022

所以,专栏后续不会再对“转化率”的问题纠结,而是会聚焦怎样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从一些值得思考的话题视角,如知识产权、技术经理人等,写一些有意义的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2xe.com/218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