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屡屡出现“提现难” 主要支付服务商爱农驿站曾多次受罚妹子,在火车上睡觉要盖被子,亮点全被对铺看到了哈哈哈哈

来源:证券日报

从去年12月初被商户曝光提现不到账,到去年12月底给出处理承诺,再至2023年1月底将原定最后期限推迟至今年3月底,餐饮SaaS系统服务商哗啦啦缘何一再推迟“提现”时间?

2月6日,《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哗啦啦北京总部。在现场,记者看到有不少前来咨询提现的商户,工作人员也在不断解释:“目前我们已经在陆续解决问题了,出现问题主要是技术故障,后续修理好就可以正常提现,还请耐心等待。”

针对“提现难”等问题,《证券日报》向哗啦啦相关方面发送了采访函,对方回复称,哗啦啦确实存在一定资金困难。而本次提现难主要是系统升级过程中出现技术故障,造成数据紊乱,结算和交易数据存在差异,需要人工逐条对数据进行梳理、核对,确保数据链还原,因此导致部分商户目前无法按照原定计划提现。

哗啦啦屡现“提现难”

天眼查App显示,哗啦啦平台成立于2011年,运营主体为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多来点”)。产品覆盖餐饮全业态、全业务环节,包括餐厅的预订、排队叫号、点餐等。哗啦啦官网显示,平台已签约餐饮商户超40万,其中连锁客户占比82%。哗啦啦所服务客户年交易总额超7000亿元,在2021年的行业大盘中占比接近15%。

这样一家头部餐饮SaaS系统服务商却陷入提现难的境地。自2022年12月初起,不少商户反映出现提现困难,涉及金额数万元至上百万元不等。针对此事,哗啦啦曾发布两份公告。

2022年12月26日哗啦啦曾发布公告称,自2023年1月1日起,新的交易将切换到新的系统上,新的交易金额提现后当天到账(晚10点后提现次日到账);对于历史积压订单,会安排人尽快核查,按时间先后顺序依次到账,1月31日前解决问题。为弥补因系统问题导致提现延期,对延期到账的金额,将根据延迟到账金额,每日按0.03%给予补偿。

然而,临近商户历史交易提现到账的最后期限,哗啦啦却爽约了。2023年1月31日,哗啦啦再次发布公告称,由于技术故障及流程等原因还需进一步修复,历史交易提现延时到账问题预计将在2023年3月31日前全部解决。针对截至2023年1月1日凌晨还未出账的提现金额,按每日0.03%给予补偿。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自2022年12月初起,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针对哗啦啦“提现不到账”的投诉已有197条。

“从12月份开始,哗啦啦收银软件商户的营业款提现延迟到账,目前,本连锁店共有120多万元仍未到账,客服电话打不通,在线客服一直都是机械性回复,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迟迟不与处理,挪用客户资金。”消费者在投诉中称。

在哗啦啦总部现场,有一位商户称,自己有29万元没提出来,2023年1月10日申请提款后,哗啦啦系统一直不到账,多次联系客服也都是敷衍了事,所以只能来总部问问,希望可以尽快解决。

据了解,在危机出现后,有的商户的到账问题处理较快、有的迟迟未得到解决,对于商户提现到账的先后顺序,哗啦啦方面称,哗啦啦按照商户提现的申请顺序逐个处理,但也预备了一定弹性,响应各分公司反馈,针对急用资金的商户予以加急优先处理,从而避免因这次错误让特别着急用钱的商户受到更大伤害。整体的流程是,分公司在申请并说明情况后,经总部审核判断为非常紧急时,予以优先梳理、核对相关数据,解决提现问题。

对于哗啦啦出现的问题,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律师冯紫晨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餐饮商户与SaaS系统服务商的相关协议中应有对于申请提现后到账周期的约定。若未能按照相关协议约定的周期向商户支付提现金额,则SaaS系统服务商涉嫌违反合同约定,应按照SaaS系统服务商的相关协议约定承担违约责任。若达到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的根本违约事项,餐饮商户还可选择解除合同并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

爱农驿站多次受罚

作为头部餐饮SaaS系统服务商,哗啦啦曾经获得多家明星机构的投资。

2013年,哗啦啦获第一笔股权融资,随后在2016年、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初不断获得资本青睐。投资方中不乏深创投、大众点评、美团、高瓴创投等知名企业和机构。

据悉,哗啦啦自身并不持有《支付业务许可证》,其金融服务能力的背后是“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爱农驿站”)旗下的“智惠支付”。

爱农驿站于2011年获得由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北京、上海)业务许可证和互联网支付许可证(全国)。2013年9月份,该公司还首批获得了国家外汇管理局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资格。

公开信息显示,爱农驿站曾因违规行为多次受到处罚。

2022年7月份,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发布的处罚信息显示,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因七项违法违规行为被警告,合计罚没716.28万元。违规行为包括,违规进行非同名资金划转;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不明身份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假名账户等。

2022年10月份,爱农驿站还受到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的处罚,主要违法行为是: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处罚金额172.5万元。

对于为何选择与爱农驿站合作,后期合作是否继续,哗啦啦方面称,爱农驿站与哗啦啦属于同一集团,但各自独立运营,为合作关系。此外,爱农驿站也只是哗啦啦的支付合作方之一。

对于市场质疑的哗啦啦挪用资金问题,哗啦啦方面称,并不属实。“商户资金在第三方支付公司有独立账户,备付金接受央行监管。以爱农驿站为例,在哗啦啦拓展客户过程中,有支付服务需求的商户会在爱农驿站单独入网,商户的收单资金都会进入商户账户,所有商户的收单资金也都会在爱农驿站的备付金账户进行处理,哗啦啦和爱农驿站均无权处置。”

据了解,目前,一般客户到餐饮企业消费多通过电子支付手段付款,这意味着餐饮企业的绝大多数营业收入需通过SaaS系统服务商提取。多数餐饮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差,投入营业的资金亦来源于每日的营业收入。若长时间无法获得消费者已经支付的资金,对餐饮企业的生存将是巨大打击。

对此,冯紫晨表示,餐饮商户在选择服务商时,不能贪图相关价格或手续费便宜,应从服务商的规模、信誉及操作规范等角度进行综合考虑。相关行业协会亦可代表商户与服务商进行谈判,为商户争取更加有利的合同条款。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2xe.com/218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