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拼的《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技术标准》,竟无言以对!

2020年4月27日,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网站上对外公布了《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技术标准》的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稿”),公开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

既然选择以这个《征求稿》文件为题,那么还是先把个人意见抛了。至于选择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作为业内一份子,我允许任何专业标准走近我的世界,但不接受这种“标准”代表我的世界。借用老舍的名言——我爱工程咨询,我怕它完了!

一、征求意见稿之个人反馈

1、赞同什么。作为行业的牵头和管理机构,就文件的出台背景、推进目的及发展初衷等政策基底层面的考量和分析,立足行业要面向未来,解决个人、法人等个体层面无法解决的市场有序性、持续性等群体层面的问题,并为工程建设产业的升级和供给侧改革提供助力都是绝对正确,个人双手双脚赞同。

2、反对什么。此版征求稿所呈现的内容和方式有很多都是个人不敢苟同的具体点,如其框架结构拼凑明显,内容界定和残缺遗漏痕迹凸显。技术上,专业定义和浅层表述水准不足;服务上,对服务的定性模糊不堪,对服务内容的认知苍白空乏;标准上,对标准的范畴望文生义,名不符实,对过程的定义简单叠加,没能把握活动管理的精髓。

3、应该什么。现阶段的征求意见稿,个人建议是否先缓一缓——客观慎视专业规律,回归本源宁缺毋滥。理由是目前的标准并不能完全代表行业声音,也不能统一专业认识,更无法引领产业未来的发展。

二、服务技术标准之个人意见

1、标准远度。作为一个行业的新兴标准,个人理解应至少代表行业平均先进的水准,成为指导行业有序发展的中兴砥柱。这样一部重要的标准,有时其远度恰恰说明了其相对于时间的专业成色。但征求稿中几乎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要素,比如针对工程建设领域的营商环境优化、互联网+咨询、供给侧改革等重要的实质性内容都毫无预设或互动。

2、技术深度。征求稿中工程咨询服务的技术性着墨不多,更多的是从技术的内容方面做一些转述性表述,而对技术基底的逻辑范式、运行机理、外在呈现等避而不谈。比如可以正好利用时机阐明工程监理与项目管理的技术分工,可以正名投资监理与工程监理的技术分野等,相比上海地方的《指南》或许说是一种技术倒退。如果没有这个作为工程咨询在规范范畴中标榜技术的专属标签,恐怕是不可能有专业认同和执业地位。

3、服务精度。征求稿对服务的精度认知还停留在企业或其建制部门的层面,这对促进咨询人力资源的能力提升并无新用。对于服务团队的效率而言,绝不是1+1=2这么简单,而要理解这些,就至少需要将服务的精度研究聚焦到最小单位(个人及其团队)作为对象。

首先一个行业乃至国家的希望,往往更多的都是在于如何激发这个行业中的最小单位都能物尽其才、人尽其用;再者,征求稿中将业绩作为重要的内容有点大跌眼镜——事后业绩的确能有效防止无序干扰,但也与培育和提升咨询市场的初衷不符,至少目前是弊大于利;相比较事后的证明,恐怕市场或许更青睐动态诚信系统。

4、领域广度。个人赞同先从房屋建筑和市政领域入手,而且广度之维度本身并不是单一的,但狭义绝不代表缺失。如果一个标准能代表更多的利益,与更多的参与方相关,并能恰当的照顾到当下的彼此,内在更为透明和开放,接口与对接更为高效,或许标准本身能让市场更接受,如菲迪克得到各方认同的成功事实。遗憾的是征求稿中只有自己,连现在广被市场接受的诸多工程顾问、项目评估、专项机构、独立律所等都毫无体现,让人不甚理解。

5、内容适度。源于上述诸多决定性、结构性的问题,其内容上的适应度已经不太重要了,但作为一个反馈,如果都是泛泛而谈,容易落人指桑骂槐的口实。限于篇幅在此仅提几点具体内容:

比如6.3的施工监理与项目管理,或许是难度过低,大量“引述”监理规范中的内容就不提了,但也没见对两者的职责重叠的里程碑问题进行技术性规整,选择性放弃了清晰阐述这种双管模式下的市场如何操作、技术标准下的职能如何运行等的可能,继续带给市场一片混沌,留给客户一片茫然——殊不知这种市场对行业的印象会给行业本身带来深沉的伤害。

再如一定会被造价咨询业所诟病的7.3工程专项咨询,内容整体上完全属于脱离了内在逻辑本体的一厢情愿。请仔细思考——往往与资源的距离决定了重要程度,这是因为资源的外溢路径是在不断熵增的。作为项目层面的“专属财务”(个人粗喻,或者理解为建设法人的财务属性在项目层面的先期延伸),成本是决策的核心中枢之一,因其往往意味着先进效率而享有一票否决的决定性地位。征求稿由于只看到成本后显的客观事实,而忽略了其重要性,更没有意识到,服务的过程最终都是通过成本在凸显和表征。简单一句,试着先读懂世界上一流企业的内部治理结构中财务所处的阶位,再来衡量项目层面的成本地位。

还有诸如“对政府主管部门的审查规定”、“对审批部门的要求”等长臂条款也足以吓死宝宝。

三、服务技术标准之个人建议

起拟从从,征求忙忙。作为业内一份子,越理解这种光阴逝去的痛楚,就越发不认同这种置行业未来于不顾的行事方式,这也是个人为什么选择发声的根本所在。面对当下的征求稿,个人建议如下:

1、沉下来。市场化的精髓在于构建有序的经济循环(活性),而作为市场有机体的一部分,工程咨询行业也难逃此律。或许我们回过头看古人、扭过头看西方,现在能不能抬起头看未来,我们有着“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项目容量平台,有着史无前例的项目高起点(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亦或体量),可以有更多机会去思考咨询逻辑、孕育咨询手段、开创咨询模式,更多维度去尝试咨询方法、去优化建设效率、去提升服务体验。很多的创新,不在于无本可拷,而在于缺乏思考。

业内有识之士能不能沉下来,客观面对眼前的市场,从社会效率的层面出发,着力于供给侧的改革和创新,借用互联网等科技工具,摸索打造既适合国情又广被接受的咨询规则。比如,我们所谓的全过程咨询能给上、下游带来什么,给社会创造的价值节余又是什么。

离开了这些,就是写进宪法也不好使。或许你可以有你的安排,但这个世界会自有安排。

2、钻进去。工程咨询的服务,如果只停留在形式上,客户体验会很差,往往走不太远。作为政策和市场这两个实体中的桥梁,中介机构往往作为柔性组织能促进双方实现对接的可能。而市场的经济规律又决定了运行过程中的为与不为,好的中介行业能让政策与市场间形成正反馈,从而输出高效率的市场价值和人力资源。这也是知名四大行们之所以在社会结构中锁定了有利经济地位的原因之一。

肯钻进去的,一定是能业内那些够潜心向学,不怕开荆辟棘的有识之士,而抬头仰望开创了国内现代咨询行业的诸如丁士昭等数位泰斗无不如此,至今仍在为行业发挥余热。而一旦给机巧之辈利用深深的爱去搏名逐利,那就是表错了情、托错了郎,被国际笑话不说,延误自身发展却是深深的害。

3、动起来。作为知识密集型的服务行业,工程咨询有其自有的行业特色。而只有每个参与之人都能脚踏实地、勤奋思考,才能将最小个体单位的效能释放出来,形成行业合力,助力于行业改善和流程再造,通过这种务实的实干精神,来培育更多的人才梯队和规模资源,这样的行业才有可能出现咨询大师,才能真正走出国门,代表着中国市场的咨询技术标准让世界服气。

如果没有内在的勤勉实干做底,光凭政策加持,或者通过 “新瓶、新名”等表层的老瓶新酒、旧药名除的包装学运用,最终只会让自己成为扶不起的阿斗。

以上是为第一篇,后续将继续分享全过程咨询的个人理解。之所以选择开诚布公的表达个人观点,是因为站在全球化的今天,正在上演的贸易战和疫情博弈等诸多国际性事件,越来越多的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现在的浮皮潦草,会断送既往几代人的拼搏辛劳。

正是——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

限于篇幅和能力有限,有关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相关反馈内容分享至此,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交流互动,也欢迎保持关注(关注“行谦”工臣士专栏或直搜“工臣士”)和转发留言。

个人能力不济,观点必不周实,内容铁定有失,敬请海涵斧正。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2xe.com/216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