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科技报道很难懂?看人民日报记者怎么写!

最近,“小苏打饿死癌细胞”的新闻在网络走红,原本严肃的科技新闻被误读误解误传,既伤害了媒体的公信力,又影响了正确的科普教育。在网络时代,如何打破大众与科学之间的“鸿沟”,进行有效的报道和传播呢?人民日报记者的做法,值得媒体同仁借鉴。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媒体责任哪儿去了?

最近,一条标题名为《重大突破!癌细胞,竟被中国医生用小苏打“饿”死了》的消息刷爆朋友圈。文中称,浙江大学一名医生在40名中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尝试用苏打水治疗癌症,有效率高达100%。消息一出,人们奔走相告、纷纷转发。经过“标题党”的任意裁切拼接,“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更是演变成“喝苏打水抗癌”“靠十几块钱的小苏打就能治肝癌”等说法。最终,当事医生出面证实,这些说法都不科学、不严谨,甚至有误导作用。

案例科技报道很难懂?看人民日报记者怎么写!

其实,正如这名医生所说,他们的研究代表了一个治疗肿瘤的新理念,有理论上的意义,但离终极目标还很远。那么,为什么在传播过程中,医生的说法就走样、变形了呢?

这其中,媒体尤其是新媒体应负主要责任。在这一事件中,作为把关人的传统媒体过度追求速度,忽视了新闻报道应该遵循的准确性、真实性。一些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则迫切希望进入主流舆论场,缺乏核实就抢发新闻,甚至为追求猎奇、眼球效应而甘做“标题党”。这种新闻失实现象,不仅严重透支媒体公信力,浪费社会关注度,更会严重挑战社会信任感,可谓贻害不浅。

科学传播,媒体应扮演好一个译者

对于科学传播,我们一直强调,媒体扮演好一个译者格外重要。打个比方,科学研究和公众之间存在的认知鸿沟,就好比隔着一张纸。媒体及其记者的作用,就是通过深入采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捅破这张纸,把科研及其成果的意义、作用向公众讲清楚、说明白。如果点不透,这张纸仍会阻隔公众认知;如果用力过度,把纸捅个“窟窿”,传播效果也会走偏。

在网络时代,媒体要做好译者并不容易,需要我们多管齐下。

首先,媒体自身应坚持新闻自律,回归新闻专业主义。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必须确保新闻真实,杜绝态度观点先行和跟风炒作。尤其是对一些专业性极强的科学研究,需要媒体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多问几个“为什么”,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其次,对于一些随意、恶意炒作的媒体应加强管束。同时,这一事件也反映出公众对于健康问题的集体焦虑,媒体应该多做一些推动科研成果的科普工作,真正满足公众了解科研成果的渴求和愿望,提升公众的科学素养。

对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经对多家发布虚假失实媒体进行查处。但是,自媒体并非法外之地。媒体自身应该通过联盟、协会等形式,将这些“害群之马”清除出新闻队伍。有关部门应督促微信、微博等运营商,对这些自媒体制定切实可行、严格有效的进入和退出措施。如果情况恶劣的,相关部门应根据刑法、“两高”有关司法解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予以严惩。

用科学造福人类,是科研人员的终极目标;让科研成果家喻户晓,是媒体人的目标。两者并行不悖,更应该相互促进。只有把好这道关,媒体公信力才有立足之地。

人民日报记者的笔法,值得借鉴!

最近,《人民日报》科技视野版开辟“我在科技一线”专栏,推出6篇体验式报道:

《我当地震观测员》(记者:喻思娈)

《我给大熊猫当“保姆”》(记者:寇江泽)

《海洋预报是这样产生的》(记者:刘诗瑶)

《养猪是门技术活》(记者:蒋建科)

《我全程见证了地图生成》(记者:刘诗瑶)

《我在青藏高原找化石》(记者:喻思娈)

为采写这组报道,人民日报社经济社会部科技采访室的记者,走进四川深山参与地震观测,远赴青藏高原见证寻找化石,来到北京郊区体验现代养猪……一篇篇贴近、真切的报道,生动再现了科技工作者的艰苦奋斗和敬业精神。在互联网时代,这种深入一线的体验式报道,对读者的阅读体验更显珍贵,对记者的成长也凸显价值。

科技报道怎么用体验式采访?体验式采访报道有什么特点和亮点?对此,读报君的同事撰文,写了一篇《 难能可贵的体验式报道》阅评文章,进行了提炼和展示。

案例科技报道很难懂?看人民日报记者怎么写!

科技人物写不好?那是你贴得不够近哦

体验式报道,是记者参与被报道者的工作或生活实践,亲身体验其酸甜苦辣的一种报道形式。新闻学前辈蓝鸿文认为,在此过程中,记者的参与意识较浓,笔尖要带着感情,写出自己的感受,而这正是打动读者的关键所在。

科技工作者的报道,特别是典型人物的报道,不可谓不多,但普通科研人员的工作、生活、精神状态到底如何,这也是读者非常感兴趣的方面。这组“我在科技一线”专栏报道,聚焦的是一线科技工作者,更接地气。尤为难得的是,记者没有一味追求“高大上”,而是深入了解科研人员的苦恼事、烦心事,让人看到地震观测队员因为科技水平所限、无法准确预测地震而被误解后的无奈,看到他们常年在野外工作、无法照顾家人的苦楚……如果我们不深入一线采访,显然难以得到这样全面真实的第一手材料,展现科研人员立体、丰满的形象。

案例科技报道很难懂?看人民日报记者怎么写!

人民日报记者刘诗瑶(右)在向测绘队员学习使用全站仪

亲眼目睹,亲身体验,感动自己才能感动他人。在《我在青藏高原找化石》一文里,记者跟随中科院古脊椎所的考察队员,踩着约两只脚宽的路上山,“双手扒着土层向前挪行”。在《我全程见证了地图生成》一文里,记者倾听测绘队员在荒天野地遇到毒蛇和野兽的遭遇……这些艰苦甚至危险,唯有记者身临其境,才能感受,才能发现,才能自然而然地让笔下流淌真情,写出有温度的好报道,从而大大增强读者对科技工作者的敬佩之情。

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是科学家的品质,但只有与他们近距离接触,挖掘生动的细节,才能给读者留下经久难忘的记忆。这组体验式报道因为眼见为实而细节极为丰富。像大熊猫饲养员把饲料精确到“克”,这样的事一天做到不难,但日复一日,天天如此,就不能不让人感动和感慨。像国家海洋局的科研人员,为了保证北京奥运会帆船比赛的海洋预报精准无误,在孤岛上一呆就是30多天,“没电没水,吃喝靠补给,睡觉只有一把躺椅”,这样的事例更见平凡中的伟大。这些精心采撷的细节极其珍贵,串在一起,铸成了科学家们真实高大的群像。

科技报道拎不清?那是你功课没做好哦

体验式报道,用在科技记者身上,一个重要功能应该是,让平素艰深难懂的科研工作“化繁为简”、通俗易懂,从而解疑释惑,并激发读者、特别青少年读者对科研的兴趣。这一次,6篇报道都作出了令人欣喜的尝试。

比如,《我全程见证了地图生成》一文中,首先现场体验“钉图钉”“摇轮子”——这个形象的比喻一下子把等高线的标注过程解说到位。测量坐标、电脑绘图,按不同类型地图的需要培养要素、重新美工,这些程序虽说复杂,但条理清晰,相当于给读者上了一堂地图科普课。

案例科技报道很难懂?看人民日报记者怎么写!

人民日报记者蒋建科亲身体验为母猪加饲料

体验式报道预先做好功课,了解最值得关注的问题,才能更好地在现场求得答案。每一项科学研究,涉及的都是专业性强的问题,记者平常要有积累,至少要提前看足材料。《养猪是门技术活》,是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科研题材。为什么猪在固定的地方吃、睡,快长的猪是不是打了激素?半年出栏的猪营养够不够?资深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来到猪场和科学家边养猪边探讨,均得出明确的答案。这说明,即使貌似普通的科研题目,要写好也要下一番苦功。不然,有闻必录,见啥写啥,就可能浮皮潦草,既不专业,也不引人入胜。

网络时代做新闻,深入生活更有价值!

体验式报道的优势,体现在能更真切地了解事物真相,更方便地获得需要的材料,了解到其他采访方法难以了解的情况,写出更生动更感人的报道。这些特点,决定了它长期存在的价值。在互联网时代,体验式报道更为珍贵。

“我在科技一线”专栏报道,证明在互联网时代记者更需要多到一线采访。现在,信息碎片化现象日趋严重,很多新媒体一味追求“短平快”,更有不少网络媒体以转载为主,舍不得或者认为不值得投入较多时间、人力深入生活,真正的第一手资料成为“稀缺”资源。这时,以体验式采访为基础的原创性报道就显得弥足珍贵。这样的报道越多,就越能显出“万花丛中一点红”的独特效果,成为我们取胜于其他媒体的一个亮点。近两年,《人民日报》推出的“记者调查”版取得很大成功,原因也在于,纸媒仍然有优势,只要我们扎实采访,坚持到基层,到一线,就一定能够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深,人深我特”。

案例科技报道很难懂?看人民日报记者怎么写!

由此感到,在互联网时代,体验式报道尤其重要,而且这是“走转改”的一种重要形式。这次“我在科技一线”专栏采访活动,资深记者率先示范,做最普通的喂饲料工作。青年记者攀高原,入盆地,出大海,不仅经受了体力的考验、意志力的磨练,更是一次以科研人员为榜样、提高自身职业素养的练兵。从文章中不难看出,记者都乐于把自己当作“临时队员”,甘当学生,虚心请教,细心体会,从而较完满地实现了这次采访的目标。

体验式报道,成就的是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报道。“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_卡帕有此名言,同样的道理是,如果我们写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离得不够近。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在新闻信息海量出现的今天,要做到高人一筹,最管用的方法之一,恐怕还是深入深入再深入。

(点击“阅读原文”,可浏览系列报道第一篇《我当地震观测员》)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2xe.com/215695.html